Menu Close

见证东阳解放

70年前,东城西北角大门口的一声枪响宣告了东阳的新时代,沉浸在苦海中的东阳人民获得了解放!

1949年5月8日,是星期天,我们三兄弟在家学习。下午3点,赵迪阿姨急匆匆赶到我家,焦急地说:“共产党来电话了,水门外张公山、水月寺一带都是共产党人!”

唐阿姨是做布匹生意的。那一天,她去义乌23里集市,正巧遇到解放军攻城。她以前没见过解放军,不知道也不懂。她很害怕。

阿姨说这话的时候,我爸妈叫我们关上板门。母亲过去常常把方桌放在角落里,上面盖着几床厚被子,以防流弹伤人。她叫我们三个兄弟躲在桌子底下,她和父亲守着桌子边。就像一场灾难。

很快,城西北传来枪声,国民党宪兵和解放军愤怒了。很快,就有3322名溃兵从十字街逃窜,放弃了枪支和头盔,看起来狼狈不堪,整个街道充满了恐怖。紧接着,后面的追兵跑了过来,喊着“缴枪不杀”,二三十辆自行车追上了你。外观“雄伟”。我们从门缝往外看,像在看西洋镜,惊呆了…后来听说县自卫队和警察都集中在东门教堂投降了。

到了晚上,枪声停了,一些解放军战士沿街敲门喊道:“开门,老乡们,不要怕,我们是人民自己的队伍,解放军!”父亲高兴地打开门,热情地说了声“欢迎”,解放军没有进门,只是热情地和父亲握了握手就走了。

当时我们家住在街100号,李祠堂旁边的“瑞森香服装店”就是我们家。因为住在街上,消息灵通,第一时间得到很多信息。夜幕降临时,街上行人慢慢增多,许多解放军女战士在做宣传,散发传单。传单内容主要是“毛主席、朱总司令渡江命令”和“进城法八章”。女兵们热情地教大家唱《解放区的日子》等革命歌曲,教人们跳秧歌。从他们的宣传中得知,他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三兵团第十二军第三十五师。4月21日,他们奉命渡河。首先,他们解放了安庆,并将其向东推进。东阳是他们袭击的第12个县。一路上几乎没有什么抵抗,只有东阳的一小部分敌人抵抗。

第二天早上,一个解放军战士来我家要了一顶八角帽。他带来一大包破旧的军装,说改装成了三顶八角帽,算是废物利用。父亲把满是弹痕的旧八角帽拆开,用“马粪纸板”打样,做了三顶缀着红五星的八角帽。从解放军的徽章上知道他姓B型血,职务是营长。余营长告诉我们:中午有好戏看,国民党一个师在东阳吃午饭。

5月9日,星期一,我和二哥照常上学,升旗仪式照常举行,但我们没有升国旗,而是升了红旗。一名解放军战士来到操场,向学生们介绍了共产党的政策和“进城法八章”。东阳中学的院长徐希雨谈到了解放的意义。那天,除了数学、科学和化学课程外,英语、汉语和公民课程暂停。我们上课的时候,突然东边密集地响起枪声,很多学生跑到城墙上观看。守城的解放军战士劝阻我们,但没人听,只好躺下看。

只见东门外赤峪桥对岸的广阔麦田里,许多解放军埋伏着,有的战士用铁锹快速挖掘,作为单人掩体,架起机枪等待敌人。

12点左右,战斗开始了。我看到很多运送士兵的车辆被轮胎扎破了,停了下来。车上的国民党官兵慌慌张张下车投降,有的逃往南山。精致的官员和妻子尖叫着,哭泣着,成群结队地被俘虏…

不到一个小时,战斗结束了,一些残余的敌人乘车逃到了永康。

5月10日,我们的亲戚,金堂师范学校毕业的陈逸飞、山,由他们创办的海棠通讯社出版了《大东报》,由国民党创办的《东阳人民日报》改版的《东阳人民日报》详细报道了这次运动的情况。原来解放东阳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三兵团第十二军三十五师一零三团和一零五团。这次在东阳,他们遇到了自卫队的顽强抵抗。此外,从淮海战场溃败的国民党军第318师就像一只无头苍蝇。5月9日上午,打电话询问东阳的情况。接电话的城里解放军告诉他们,东阳很安全,已经准备好午餐迎接他们。因此,随着这场被称为黄腾港之战的美丽伏击,300多人被消灭。5月10日,105团在永康四路俘虏敌总指挥彭林怀指挥的1000余人。

东阳解放后,第二、十二军驻扎了一段时间。我家隔壁李祠堂门口挂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二军军政干部学校”的牌子,5月中旬开始招生。我的二哥余庭贤和同学魏亚朗、颜万光(严济慈的侄女)都参军了,我因为左腿残疾被说服辞职去了别的地方工作。

野战军第二、十二军完成战略任务,挥师南下,进军云南、贵州,执行解放西南的任务。八月,三野三兵团接管浙江。东阳人民永远怀念解放军的丰功伟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