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那天,我作为先锋参加了东阳的解放。

我的家乡是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是八路军“刘邓军”的革命根据地。18岁正式在家乡参加八路军,跟随部队参加了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等多场战役,经历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进军西南等解放战争。1949年5月8日,我工作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十二军第三十五师第十五团,在司令员李德生的领导下,成功解放了东阳县。

当时我才21岁,是团里卫生队的一员,主要负责后勤医疗保障。5月8日,我团和105团从金华坐火车行军到义乌和东阳,以我团为龙头向东阳进军。8日下午3时,我团战士在东阳县西北角水门用高架木梯强行爬上城墙,冲进城内,高喊“放下武器”“解放军优待俘虏”等口号。面对我军势不可挡的势头,城内的国民党残余分子纷纷落荒而逃。下午4点左右,我们成功占领了县政府,成功解放了东阳县。

当我们进入东阳县时,城墙外是贫瘠的田野。我们沿着一条蜿蜒狭窄的砾石路走到城门。进城后,人们穿着破布和土布衬衫站在路边欢迎我们。五月的天气已经有点闷热,战士们在长征后都筋疲力尽了,但看到老百姓为我们加油的场景,我和战友们都很激动。我团在东阳县安顿后,派出几个营继续追击逃跑的国民党残部,其余各营没收国民党宪兵丢弃的武器弹药,维持治安。

东阳解放后,我们团在东阳呆了近一个月。因为渡江战役后,我们带着“白加黑”向南进军,几乎没有休息的机会。当时装备落后,没有装甲车。一些士兵穿着凉鞋,另一些士兵用布条裹住鞋底。一路上边走边打,部队急需整顿修养。整顿期间,我们严格按照解放军的纪律要求,与东阳人民和睦相处。当时,成千上万的解放军战士在东阳县老百姓家里过夜,睡在地板上,睡在阁楼上,需要向老百姓购买物资时,他们都欠着钱。那时,我们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遇到老百姓时,他们彬彬有礼,老百姓也相信我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部队提供便利。

改造期间,在我们的积极动员下,100多名东阳男孩加入了解放军队伍。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爱人的姐夫参军了,跟着我们进了西南,和我成了战友。正因为如此,我认识了我的爱人。退休后,我一直和爱人住在东阳。回忆那些往事,我想对年轻人说,现在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每个人都应该怀着感恩的心度过每一天。